小分隊把愛心年貨送到童先生家(右一)。
  家住南京蘇州路社區的童先生一個人帶著10歲的兒子生活,又當爹又當媽。偏偏兒子沾上了網癮,經常逃學,流連在網吧、游戲廳。童先生因患病不能和正常人一樣工作,父子倆主要就靠低保度日。近日,揚子晚報記者和南農食品組成的“暖冬大行動”小分隊,帶著油、肉、蛋等年貨前往童先生家。
  實習生 彭珵 王甜 揚子晚報記者 吳俊 文/攝
  生活困難,都不敢買貴的菜
  童先生好幾年前就與妻子離了婚,離婚後兒子基本上都是自己帶,到現在兒子已經10歲了,上小學五年級。童先生一直都沒有工作,父子倆一家的生活來源主要靠吃低保,自己老父親也時常接濟自己,而自己現在住的這套房子都是父親的。“以前我媽在世的時候,因為是退休幼兒園教師,每個月退休工資還能有4000多塊錢,父母兩人一起資助我們還算可以應付。現在就剩我爸一個人就一個月2000塊錢,資助我們方面比以前少了很多。”
  童先生說,家裡的生活支出,兒子占了相當一大塊。兒子在學校里的伙食費,每學期都要幾百塊,對於童先生家裡來說還是有些困難的。在買菜方面,童先生也有些無奈,有一次帶兒子去買菜,孩子一看到一些大肉,就說,“爸,我要吃這個。”童先生讓攤販一稱,要40多塊錢,這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價格,他只好放棄,改買其他便宜點的菜。
  “但現在畢竟是兒子長身體的時候,他這個年齡的小孩兒也能吃,營養肯定不能少。”童先生告訴記者,“有時候買了鴨子回家,就先讓他吃,他吃完了,我就跟著啃啃骨頭。”
  童先生現年52歲,身體也不夠好,“我現在有些高血壓、高血脂,每天還要吃藥。”同時,童先生還要服用一些其他藥物,“因為我有點疾病,所以沒有辦法找工作。”童先生說,這些醫葯費再加上孩子伙食費,確實日子過得很緊。
  兒子沾網癮,患病父親經常滿街找
  幾年前,孩子學會打電腦游戲,漸漸地還有了網癮。現在孩子經常逃學,與其他一些孩子流連網吧、游戲廳,甚至夜不歸宿,童先生因此也經常出門找孩子,有時候到凌晨才找到。
  有時候兒子為了上網,還會拿走家裡生活費。“他要是拿100塊錢都算小的了,有次他爺爺才給了我1000塊錢,我放褲兜里的,結果轉眼就沒有了。”後來童先生知道準是兒子拿了去玩游戲了。“有兩次我是進派出所把他領回來的。”
  童先生說,現在拿自己孩子沒有辦法了,就希望孩子不要再跟社會上的一幫人待在一起了,“不管怎麼樣,孩子生來品性並不壞。”不過有時候孩子還是會聽自己話,“我就跟他講,你該上學上學去,現在也不求你學習能有多好,你就好好待在學校就行了。”童先生說,因為自己愛乾凈,兒子也多少受到一些影響,“他在學校的時候就會主動幫助同學打掃衛生什麼的,這方面還是挺好的。”
  社區常給予資助,還送棉衣棉褲
  “講心裡話,要是沒有社區書記關心我們,我早就不想活了,這個家就不存在了。”童先生說,有時候兒子不乖,自己拿他沒辦法,只能找蘇州路社區求助,幫自己說說兒子。“確實每次一教育,兒子就會聽話些。”童先生說,社區主任一直很註重與兒子的溝通,兒子要是有什麼煩惱,有時候也會到蘇州路社區辦公室直接找社區主任談心。
  童先生說,有時家裡經濟實在困難,他就會去社區求助,每次去社區都會拿到200元補貼,著實幫他解決了很多“燃眉之急”。“社區里有一位翁站長,對我們一家很關心。”童先生提到,之前入冬了,家裡沒有很多厚實的衣服,尤其是給孩子穿的衣服,“我就跟社區提了一下,翁站長就說要把自己兒子的一些棉襖棉褲拿來。”第二天,翁站長就讓童先生到自己家裡去拿衣服。童先生說,這些事讓他覺得非常暖心。
  鏈接>>>
  由揚子晚報和南農食品有限公司一起啟動的2014年“愛心年貨暖寒門”暖冬大行動,將在今後一個多月里,走訪南京50個社區,送去“愛心禮包”。如果你所在的社區有面對困難自強不息的特困家庭;如果你身邊有需要幫助的人;如果你想加入我們的愛心小市民、小記者的採訪團;如果你要認一戶“窮”親戚,請打電話給本報讀者熱線(025)96096。  (原標題:患病男帶10歲兒子過日子 時常靠老父親接濟)
創作者介紹

買傢俱

gm24gmxo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