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八項規定沒有回頭路
  八項規定在基層落實程度不一,有的“無條件”執行,有的“有條件”執行;有的幹部執行較好,有的幹部則敷衍了事,還有的甚至搞變通、走形式,有的頑疾仍雷打不動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凌軍輝楊守勇晏國政陸文軍周琳
  中央八項規定出台一年來,有效遏制了各種不良風氣的下滑趨勢,社會正能量大大提升,各級幹部自律意識迅速增強,帶動社會逐漸形成尚儉之風。
  但《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近期在一些地方調研發現,由於各種主客觀原因,八項規定在基層落實程度還不一,有的幹部仍存觀望心態,有的地區和部門仍存在貫徹落實過程中搞變通和形式主義等問題,有的地方檢查評比、文山會海等頑疾仍然雷打不動。
  基層幹部群眾認為,這些行為雖屬少數,卻在一定程度上嚴重影響了八項規定的實施效果,有損黨的執政形象及權威,應予堅決遏制。
  逢節吃請送禮又抬頭
  本刊記者走訪中發現,2013年12月以來,請客送禮、團拜吃請等歪風在一些地方有所抬頭,只是方式、地點更加隱蔽。
  外地“跑部進京”現象仍存。東部某地級市“駐京辦”負責人告訴記者,最近一段時間,市裡領導來京次數明顯增加。雖大都有“經貿洽談”、“招商簽約”等之名,但主要任務還是對相關部委進行攻關,或為了加速項目審批,或為了落實資金撥付。“飯局必不可少,但會安排在一些僻靜的會所和飯店。根據不同情況,還要塞一些紅包,有時候是現金,有時候是卡。”
  由於公務活動太多,一些基層的接待壓力依然較大。記者近期在貴州一個鄉政府食堂看到,臨近中午,食堂提供流水席工作餐,一桌10個菜左右,菜品大都是辣椒炒肉、熏肉、蘿蔔、白菜等地方家常菜。食堂只有兩三張桌子,可當天公務接待有十多撥人,需要錯時吃飯。一位當地鄉幹部說,儘管公務用餐的標準降低了,但監督檢查、領導調研、學習交流等公務活動太多,財政接待壓力甚大。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通報的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10月31日,全國共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17380件、19896人,其中鄉科級16259件、19092人。多位受訪基層幹部說,一年來,紀檢部門查處的違反八項規定的案件絕大多數來自基層,處理的也多是基層幹部,但“有些問題在基層,根子則在上面”,期盼上下一起抓落實。
  基層落實程度參差不齊
  本刊記者走訪發現,八項規定在基層落實程度不一,有的“無條件”執行,有的“有條件”執行;有的幹部執行較好,也有少數幹部敷衍了事。採訪中,一些基層幹部仍存有觀望心態。
  “嚴禁公款大吃大喝”、“不張貼懸掛標語橫幅”等規定落實較好。曾擁有三家分店的翅港大酒店是石家莊檔次最高的飯店之一,老闆趙總告訴記者:“八項規定出台一年,我虧損1000多萬元,但我打心眼裡高興。現在的幹部確實好多了,奢靡鋪張之風大大減少。不僅幹部得解脫,家屬也高興。”南京師範大學一位中層幹部說,以前開會要拉橫幅、擺鮮花,多安排在酒店,現在借個教室就開了,比較簡單。
  對“不安排宴請”、“改進新聞報道”等規定執行力的強弱,與當地領導的覺悟直接相關。江蘇一位縣委辦主任說,當地盛產龍蝦,上級領導來視察,不上龍蝦說不過去,上了龍蝦又超標,“如果領導有明確態度還好辦,就怕領導不表態,基層接待就會很糾結。”
  河北一家黨報的工作人員表示,改進領導幹部的新聞報道,媒體自己說了不算,主要取決於領導的態度。記者查閱數家黨報發現,從2013年12月1日到10日,頭版新聞報道仍基本以領導活動為主。
  多位受訪基層幹部反映,落實八項規定,黨政機關主要領導和班子成員執行較好,但部門領導和副職幹部執行力度較弱。山西一位處級幹部說,落實八項規定需要領導以身作則,但不能只靠少數部門、少數主要領導帶頭示範。現在,大家都盯著財政、發改、交通等“權力大、油水足”的部門,計生、環保等部門沒人關註,吃喝的空間反而增大了。
  值得註意的是,個別幹部敷衍了事,應付之風時現。記者在基層走訪發現,個別幹部片面認為,特權少了,福利減了,壓力大了,不如不乾。因此敷衍了事,“不擔當,不幹事,不表態”,以不違反規定為原則,“虛話套話張嘴就來,正事實事不乾。”
  警惕搞變通走形式
  本刊記者調研發現,以變通方式落實八項規定,新的形式主義及新浪費現象或多或少地仍然存在。
  送禮仍然潛流暗涌。“可送可不送的不送了,必須送的還是要送。”最近,北方某市一位副廳級幹部被雙規,辦案人員從其家中搜出數公斤黃金和數量可觀的現金。本刊記者調研發現,八項規定實施以來,送會員卡、消費卡、土特產等行為大為遏制,但在一些地方,送禮之風仍暗流涌動,但在送禮的方式、內容上搞起了變通。不讓送卡和土特產,就直接送現金甚至黃金;知道紀檢人員在單位門口嚴查,就改送到小區或家裡。
  “私房菜館”隱身居民小區。本刊記者在湖南某地採訪時瞭解到,一居民小區幾戶閑置住宅被人租去搞所謂“私房菜館”,因常有客人徹夜飲酒高歌,激起了業主們的反感。
  河北、山西等地的多位餐飲業人士反映,現在大飯店式微、小飯店很火,“私房菜”等盛行,個別高檔飯店搞起了上門服務。有的人利用自購房或租借商務區閑置房屋,稍做裝修,改成精緻的“私房菜館”,高薪聘請高檔廚師,雖以家常菜為主,外配三兩個高檔菜品,價格也不菲,官員、老闆仍是主要客源。相對於賓館飯店、高檔會所,這些菜館隱身於居民小區,不掛牌子,只接待熟客,使得公務人員吃喝行為更為隱蔽。
  婚喪嫁娶“化整為零”。八項規定實施以來,湖南、山西、河北等地集中開展了整治黨員幹部婚喪嫁娶大操大辦之風的活動,並對其申請程序、規模等進行了詳細規定。但記者調研發現,仍有人搞變通,最典型的招數是“化整為零”。2013年9月,山西省芮城縣檢察院副檢察長梁永安在其女婚嫁事宜中大操大辦被紀檢部門查辦。嫁女之前,梁永安向縣紀委申報了25桌婚宴,正式嫁女時雖沒超標,但其提前幾天便開始待客,每天都在二三十桌。
  辦公用房“換新不扔舊”。本刊記者在中部一些縣區採訪發現,各地辦公用房清理正在進行中,辦公用房改造也在進行,有的將一間辦公室中間重新壘牆,硬性隔為兩間;有的重新掏門裝窗。受訪基層幹部反映,有的領導幹部在騰退辦公用房時,明裡搬到了小辦公室辦公,實際上是將原來的“大辦(公室)小卧(室)”倒騰成了現在的“小辦大卧”。
  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長賈桂梓說,一些地方在辦公用房騰退過程中會產生新的浪費。比如,在一些縣區,書記、縣長等主要領導按標準搬到了小辦公室辦公,可原來的大辦公室仍空置留用。這既會產生浪費,又可能會造成政策落實上的反彈。
  河北一位幹部告訴記者,辦公用房騰退整合過程中,不可避免地需要進行一些必要的裝門搭窗、壘牆拉線等改修工程,這筆費用需要防止浪費,千萬不要藉機搞超標裝修。比如,某單位在辦公用房清理過程中,若按要求來,必須重新申請上千萬元裝修經費。
  此外,受訪幹部群眾還反映,在一些單位,每個部門、每層樓都有會議室,但很多會議室往往使用率不高。
  “偷著用、暗著用”、“私家車、公家油”,治理公車消費仍有反彈。記者在走訪中發現,高壓打擊下,公車私用現象有所遏制,但仍時有反彈。南京一位事業單位司機說,上有規定管著,下有群眾盯著,明目張膽公車私用的現象幾乎沒有了,但偷著用、暗著用的現象仍然突出。不在消費場所停車、用兩三個套牌遮掩、領導隨接隨走……這些暗招成為公車司機們遵循的新行規。受訪基層幹部反映,有的領導幹部按照中央規定不再配備專車,開私家車的情況增多,但很多是“私家車、公家油”,還有的採取一車多牌,公事用“公牌”,私事套“民牌”,實際上還花公家錢。
  公款報銷仍有漏洞。八項規定出台以來,與公款消費聯繫緊密的高端消費業均出現不同程度下滑。但本刊記者調查發現,仍有“頂風作案”者,尋找報銷制度漏洞,借公款之名行浪費之實。
  本刊記者在上海一些高檔商場實地走訪時發現,多數奢侈品品牌表示發票只能開禮品或具體品名,但仍有一些品牌在為公款報銷開“方便之門”搞貓膩。
  例如,某瑞士著名手錶品牌專賣店工作人員說,如果想要報銷,發票可以開成“維修費”或者“配件”,抬頭是“某某商業有限公司”,肯定可以入賬。“我們的許多客人都有要入賬的需求,這麼開一直可以報銷。”
  而另一家名錶店的工作人員說,發票上可選擇只寫一串型號,看不出來是什麼產品;如果仍無法報銷,還可以開增值稅發票,名目寫“計時器”,抬頭是“某某貿易公司”。
  本刊記者瞭解到,“八項規定”出台後,不少國際奢侈品品牌開始陸續內部發通知,要求不准亂開發票。“實際上賣什麼產品開什麼發票是國際慣例,只不過中國客戶有特殊要求,一些大品牌也就‘隨行就市’,大量開出‘禮品’甚至‘辦公用品’等發票,以方便單位公款報銷”,一位奢侈品銷售業內人士說。
  腕表業內人士馬小姐說,八項規定出台後,對國內高檔腕表市場的影響顯著,男士腕表下降最明顯,因為這是公款送禮最集中的消費點之一。“中低檔腕表產品與用於收藏的超高檔產品,市場幾乎沒有影響,而以往比較活躍的五六萬至十多萬元的產品,受到的衝擊最明顯。”
  某大型國有企業分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以往奢侈品是企業向領導或相關方面送禮最常見的選擇,而且開票很講究,開成“禮品”容易公款報銷,開成“辦公用品”就更神不知、鬼不覺,而且一些大企業還有“三產”,“這些發票一般不在全民所有制企業里報銷,而是在下屬集體所有制單位報銷,走賬更容易。”
  部分頑疾仍雷打不動
  一些黨風方面的頑疾在基層還是雷打不動,讓基層幹部苦不堪言。
  首先,文山會海仍未根本扭轉,空話套話仍然不少。多位受訪縣鄉幹部說,八項規定出台後,中央和省里的會議減少了很多,會風出現積極變化,但基層會議仍然很多,平均每天至少要參加兩個會,一周十幾個不成問題,加上自己組織的小型協調會就更多了。“有的會有用,有的純粹是虛的,特別是有些大會,基本上是重形式。”
  會議頑疾仍讓基層幹部感到疲於應付。多地受訪基層幹部反映,縣裡每個部門開會,大多要求鄉鎮一把手參加,錶面上體現了重視,但天天開會,哪還有時間處理鄉裡工作?有的幹部反映,傳達上級精神很有必要,但不能簡單地以會議落實會議,或是空泛地“念文件”。
  其次,新聞報道依然圍著主要領導轉。“地方黨報黨刊圍著領導轉的八股寫作之風一如從前,不想看,沒法看”,多位基層幹部說,有的地方領導仍熱衷於在電視報刊上出風頭。山西一些縣區的內部報刊、電視臺和政府網站,往往成為各個縣領導的“報道合集”,少見來自基層群眾的聲音。
  三是,各類檢查評比依然較多,基層不堪重負。臨近2013年年終歲尾時,多位受訪社區幹部反映,雖有八項規定,但上級黨政部門的各種考核、檢查驗收活動仍在逐漸增多。河北一位鄉鎮幹部表示,以前市裡的考評只針對縣裡,如今直接考評到鄉鎮,進行全市鄉鎮大排名,逼得鄉鎮幹部也要往市裡跑。鄉鎮、社區幹部還反映,目前對基層的考核指標依然繁多,有些地方僅一票否決的項目就達十項左右。
  受訪專家提醒,歷史經驗表明,一項制度嚴格執行一段時間後,若力度減弱或不了了之,往往會出現“報複性反彈”。採訪中,山西省委黨校教授鄭延濤、南京師範大學社會學教授吳亦明等研究者認為,落實八項規定沒有回頭路,必須一竿子戳到底。對於當前出現的新苗頭、新問題,應高度重視、及時防堵,推動八項規定落實不斷細化、深化。□
  強力清掃“官場霧霾”
  “沒想到落實力度這麼大”,這是《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期間聽到基層幹部說得最多的話。基層幹部普遍反映,一年來,八項規定不斷豐富完善,從八條“高壓線”變成一張“高壓電網”,倒逼黨政幹部切實轉變思想理念,改進工作作風。
  一年間,中央領導率先垂範,層層跟進因地制宜施策。採訪中,河北保定、邯鄲多位縣級幹部認為,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領導集體,不但強調領導帶頭,而且身先士卒,言出必諾,鍥而不捨。一年來,從中央部委到各地各部門紛紛跟進,一系列新規定新舉措橫空出世,打出了一套環環相扣、持續發力的“組合拳”,整頓群眾強烈不滿的不良風氣,一股簡樸務實的政務新風撲面而來。
  一年間,從抓具體事件入手,建立剛性約束機制,強力推進政風改善。一年來,細化八項規定的政策措施不斷出台:各級黨政機關5年內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樓堂館所;制止豪華鋪張,提倡節儉辦晚會;堅決剎住中秋國慶期間公款送禮等不正之風;出台會議費管理新規,狠剎會議費支出;嚴禁公款購買印製寄送賀年卡等物品、嚴禁元旦春節期間用公款購買贈送煙花爆竹、煙酒、花卉、食品等年貨節禮;發佈實施《黨政機關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條例》;對公務接待管理、黨政幹部帶頭推動殯葬改革、帶頭禁煙等提出明確要求,等等。一系列新規“以嚴以細立威”,對於容易鑽空子的環節,在律令的制定上下“細功夫”,不留灰色空間,對公職人員的行為規範明確畫出不敢碰、不能碰、不想碰的制度“紅線”。
  一年間,強化查處機制和社會監督,以高壓態勢遏止僥幸和觀望之風。“吃頓大餐,進回娛樂場所等就能丟掉烏紗帽,在今天已不奇怪。”中央紀委發佈的統計數字顯示,截至2013年10月31日,各地查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問題共計17380起,處理19896人。處理近2萬名幹部的背後,是對公款浪費、奢靡腐敗等官場頑疾的重拳震懾。同時,黨內和社會監督層層加力,從中紀委、中組部到各地紛紛開通舉報熱線、網絡監督等,少數不法幹部的違規違法風險率不斷提高。□(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楊守勇晏國政凌軍輝)
  制度建設需提高可操作性
  在《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採訪中,多位受訪基層幹部認為,將具體化問題逐項制度化,才能堅決遏止住在規定執行中搞變通、走形式。應像嚴禁送賀卡、商務卡、月餅等規定一樣,對於群眾反感的官場不良現象,如奢侈性職務消費、影響力腐敗、吃空餉等,發現一個問題出台一項措施,讓幹部群眾知曉、改正、監督。
  多位受訪基層人士建議,一年來中央和各地屢出新措,但更應提高規章制度的可操作性,否則就有可能流於形式。
  一方面,個別政策可操作性有欠缺。以《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辦法》為例,河北、山西多位基層幹部說,如果完全按標準施行,恐怕基層就沒有接待開支了,這是好事。但是,只對請吃方問責,本身欠科學,基層幹部也不想大吃大喝,但上邊領導來了,喝不喝、喝多少,送不送、怎麼送,他們不敢擅自做主,怕得罪上級。因此,嚴管吃喝腐敗,不僅要問責“請吃”的人,更需對接受吃請的幹部問責。
  另一方面,要防止政策“一刀切”帶來執行難。以車改為例,受訪基層幹部認為,車改不能一刀切,否則易形成新一輪官僚化。“地區、部門的分工等不同,用車情況不同,一刀切容易使幹部攀比著遠離工礦農村,一杯茶一張報等現象可能反彈。”受訪幹部認為,公車改革必做“減法”,但如何取消公務用車牽動基層各級幹部神經。
  再以騰退辦公用房為例,中部一地級市的紀委書記坦言,同樣是處級幹部,在省直廳局,9平方米的辦公室就夠用了,但一些縣區的領導特別是主要領導每天處理的事情要多得多,有的甚至超過廳級幹部,9平方米的辦公室就不能滿足工作需求,“不顧崗位需求,按照一刀切的辦法硬性清退,就容易產生新的形式主義。”
  究其根源,不良風氣根子還是“幹部有權、辦事很難”。受訪研究者認為,這幾年以行政審批改革為主的行政體制改革取得了很大進展,但仍遠遠不夠,有的應該放權的職能部門仍捨不得放,這就會造成“拜碼頭”等現象。
  江蘇北部一位鎮長說,政策、資金大都集中在上級部門,如何分配這些資源,沒有明確的規則和透明的決策,“八項規定管住了幹部的手和嘴,但大家都在爭項目、爭資金,你不送不吃,項目資金憑什麼給你?”
  受訪基層幹部、專家期待,大吃大喝等問題管住了,對於八項規定的落實能夠進一步由表及里、步步深化,特別是減少行政審批,進一步梳理權力清單,建立權力順暢運行的機制,建立良性用人機制,使黨風政風發生根本變化。
  此外,受訪研究者和幹部還建議,還要逐步轉變官場上講究人情往來的傳統習俗,清除“不讓吃喝就沒法交流感情”、“不讓吃喝影響招商引資”、“不送禮辦不成事”等錯誤觀念,以黨的良好風氣帶動社會風氣轉變。□(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晏國政楊守勇凌軍輝)
(編輯:SN054)
創作者介紹

買傢俱

gm24gmxok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